斯里兰卡 茶叶(斯里兰卡茶业)

频道:铁饼 日期: 浏览:92

文/关珺冉

编辑/漆菲

“除了雪,斯里兰卡什么都有。”这是斯里兰卡当地流行的一句话。但如今,这个印度洋上美丽的岛屿国家,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外汇危机。

37岁的特伦斯(Terence)住在距离首都科伦坡30公里的帕纳杜拉镇(Panadura)。就在通话之际,他的家里已经停电一个多小时了。因为没有外汇,斯里兰卡无法进口火力发电的燃料,不得不在夜间关闭部分发电厂。特伦斯告诉《凤凰周刊》:“近一个月来,每周会经历一至两次停电。”

40岁的中国人孙鹏(化名)也深切感受到外汇危机给科伦坡带来的冲击。“斯里兰卡虽然不算富裕,但以前很少会看到乞丐。最近,路上乞讨的人明显增多了。”孙鹏说,他的家距离大型连锁超市Artico只有1公里路程,却能遇到近20名乞丐。“我会拿出50卢比给那些带小孩(乞讨)的妇女。”

截至2021年11月,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已经降至15.8亿美元。2022年,斯里兰卡还有两笔巨额贷款:一笔是1月才偿还的5亿美元外债,另一笔是7月即将到期的10亿美元外债。

“理论上而言,斯里兰卡已经破产。”斯里兰卡经济学家、佩德罗角发展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萨瓦南坦(Muttukrishna Sarvananthan)直言:“当外汇储备出现赤字,就意味着已经理论上破产。”

通货膨胀加剧、粮食短缺、外汇枯竭……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将这个岛国的评级下调至“CC”评级,这是该国违约前的最低评级。全球经济学家和智囊团频频发出警告:外汇储备如此迅速流失,意味着外债违约迫在眉睫。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将这个岛国的评级下调至“CC”评级

基础食材实行配给制,天然气断货改烧柴火

孙鹏自2008年来到斯里兰卡,在科伦坡已经生活了14年。在他的记忆里,这次经济危机造成的冲击比斯里兰卡内战(1983-2009)还大。

2009年5月,斯里兰卡军方宣布,消灭了该国反政府武装“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结束长达26年的内战。孙鹏回忆道:“2008年我刚来的时候,斯里兰卡的内战还没结束。即使是战争年代,也没遇到过物资如此短缺的情况。”

如今,市中心的连锁超市已经出现生活必需品短缺的局面。“在我列出的购物清单里,有机红茶等进口商品买不到了。”孙鹏说。

近几个月来,大米、豆类、面包、糖、蔬菜等食品开始实行配给制。斯里兰卡政府警告称,随着日益严重的粮食危机,预计今年3月的大米收成将大幅下降。

几个月来,超市一直在限量供应奶粉、糖等生活必需品

根据斯里兰卡中央银行1月21日的最新数据,斯里兰卡的基准通胀率从2021年11月的11.1%上升至12月的14% 。食品通胀达到21.5%,其中蔬菜、大米和青椒的价格飙升。

斯里兰卡政府正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提高公务员工资和养老金,取消一些食品和药品税,为最贫困的公民提供现金。

孙鹏还观察到一个变化:在超市“C位”,如今摆放着一捆捆木头和小型柴火炉。“这些成为危机以来最抢手的商品。”他解释道,由于政府没钱进口液化天然气,罐装液化气出现短缺,于是只好改用烧柴火了。

网友做了一个酷似人脸的柴火炉

“我最近给两三家液化天然气公司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们手里一罐12.5公斤的液化天然气,已经从1500卢比(约合人民币47元)涨到3000卢比(约合人民币94元)。但即使你有钱,也不一定有货。”孙鹏说,他放弃花高价抢购液化气的想法,选择使用电磁炉做饭。

社交平台上,当地人纷纷晒出自制的柴火炉。有网友做了一个酷似人脸的炉子讽刺道:“这是我做的柴火炉。看,多像统治者的嘴脸!”

除了日益严重的外汇危机,与之伴随的还有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据世界银行估计,自疫情暴发以来,斯里兰卡有50万人跌至贫困线以下。

在超市摆放着一捆捆木头和小型柴火炉

两周前,孙鹏家40岁的保洁阿姨表示,希望按周来结算工资,因为家里有一个7岁的儿子和一个16岁的女儿,“等不及按月支付的薪水了”。经济危机以来,这位阿姨一家从一日三餐缩减到两餐,能吃上一顿咖喱鸡已经相当满足。

如今,斯里兰卡的社会治安与诚信也大不如前。孙鹏感慨道:“原本打车200卢比的路程,司机一口价要到300卢比,到了目的地再坐地起价到350卢比。如果不给钱,司机就一直堵在门口。”

政府没钱进口液化天然气,罐装的液化气出现明显短缺。人们排队购买煤气罐

恐袭与疫情影响叠加,旅游业遭到重创

早在去年8月30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便宣布全国进入经济紧急状态。

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旅游业受到重创,产生了一连串的连锁效应。2019年的恐怖袭击事件加之新冠疫情的冲击,斯里兰卡的旅游业迟迟未能恢复。

2019年4月的恐怖袭击后,斯里兰卡的旅游业刚开始逐渐复苏,又在2020年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打击

斯里兰卡原本是一个高度依赖旅游业的国家。根据世界旅游理事会的数据,该国旅游业收入占比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也是其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游客减少,已让至少20万人失业。

“过去两年间,我们没能从旅游业获得此前每年近50亿美元的收入。”斯里兰卡中央银行行长阿基塔·卡布拉尔直言,“从2019年4月的那场恐袭事件开始,旅游业的收入就开始下降了。”

2019年4月21日,包括首都科伦坡在内的多地发生8起连环爆炸案,造成290人遇难、约500人受伤。

47岁的中国人李哥在斯里兰卡中南部城市康提经营了7年民宿。爆炸发生前,李哥的民宿生意兴隆,中国各地游客纷纷来到这处佛教圣地打卡。然而2019年下半年,海外游客担心恐袭重演,纷纷取消了旅游行程,这给包括康提在内的旅游城市带来重创。“恐袭半年后,俄罗斯的游客最先归来。但还没等旅游业好转,新冠疫情就来了。”李哥抱怨道,“2021年圣诞节,欧美和印度的客人也有一些人会来斯里兰卡旅游,但他们一般只选择星级酒店,不会入住民宿。我的民宿主要接待中国游客。2019年以来,我已经两三年没接待过客人了。”

2019年4月21日,包括首都科伦坡在内的斯里兰卡多地发生8起连环爆炸案

一位正在斯里兰卡旅游的华人游客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当地游客主要以欧美人和本地人为主。我在预订酒店的时候,发现有一些酒店和民宿已经显示停止营业了。”

原本从事导游工作的特伦斯也在疫情期间改行了。失业一年后,他与一家服装公司签了6个月的短期合同,负责与中国市场的对接工作。

在当地人看来,另一个导致本轮危机的原因是政府强推的农业“绿色革命”。去年4月开始,斯里兰卡全国禁止使用化肥和杀虫剂,并停发化肥补贴,强迫农民使用有机肥料。有农民称,这种一夜之间的戏剧性转变严重影响到粮食生产。

《纽约时报》援引反对党人士的分析称,尽管总统是以“绿色、健康”的名义推广“绿色革命”,但此举其实是为了节省外汇开支。

作为一个农业国,斯里兰卡有200多万农民,2200万人口中有70%直接或间接依赖农业。但是,斯里兰卡的化肥依赖进口,而农民用的化肥同样依赖政府的补贴。在疫情冲击下,用于制造化肥的天然气等原料价格上涨,进一步加重了该国的外汇支付压力。

去年10月,政府的政策再度发生180度转变,取消了之前对于进口化肥的禁令:重新要求农民遵循以往的耕作方式。但这给农民带来一个新问题——很多人根本无法应付高昂的进口成本。不少农民表示,已经放弃了种地的想法,“政府没钱补贴化肥,我们自然不愿意投资。因为不知道能否赚到钱”。

2021年10月,政府的政策又180度大转变,取消了化肥进口禁令

有人选择离开,政府靠红茶抵债

早在几年前,就有朋友警告过孙鹏,要小心斯里兰卡陷入外汇危机。

“我平时手头不留卢比,都会换成美元或人民币,与客人也用美元结算。平时还会去当地市场兑换一些卢比应急。”如此看来,孙鹏一直以来的做法是正确的。

孙鹏在斯里兰卡经营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疫情前,斯里兰卡曾是东南亚地区的投资热门国家之一。许多中国人来这里投资建厂、酒店、度假村,或是购置公寓、投资餐饮乃至太阳能发电站等新兴产业。

孙鹏坦言:“疫情之后,来斯里兰卡的中国人明显少了。偶尔会有欧洲、美国等地的华人来看投资项目,我的公司才得以勉强维持。”

近一年来,开民宿的李哥开始直播带货:“野山参礼盒十只装,是新年送礼佳品”、“天然蓝宝石,品质超好,国际认证”。他靠出口斯里兰卡的燕窝、茶叶、野山参和宝石等来维持惨淡的民宿生意。

越来越多像特伦斯一样的本地青年则开始重新计划未来。“周围的朋友都在计划离开这个国家。他们会选择欧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我也在考虑出国的事情,最想去加拿大。”特伦斯说。

有办法的人离开了,留下的人不得不寻求自救的办法。首要的就是重振旅游业。

今年年初,虽然存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传播的风险,斯里兰卡政府依然允许约3万人入境斯里兰卡旅游。

斯里兰卡政府还将2022年定为“斯里兰卡旅游年”,目标是到2025年从旅游业创造100亿美元收入。该国央行行长阿基塔·卡布拉尔预测,未来2至3个月旅游业会有所回升,这将有助于重建外汇储备。

为了节省开支,斯里兰卡在去年年底关停了驻尼日利亚阿布贾的大使馆、驻德国法兰克福总领事馆以及驻塞浦路斯尼科西亚总领事馆。该国外交部声称,此举是为了保住急需的外汇储备,并将斯里兰卡海外使团的维护相关支出降至最低。

此外,去年12月,斯里兰卡与伊朗达成协议,用斯里兰卡特产锡兰红茶抵付9年前签下的2.5亿美元石油债务。据悉,伊朗同意以每月进口价值500万美元茶叶的方式,让斯里兰卡逐步清偿债务。

危机当前,有人呼吁斯里兰卡不要支付即将到期的贷款,而应将这笔钱用于进口。“这是替代方案中的一种选择。”斯里兰卡前央行副行长维杰瓦德纳(W.A. Wijewardena)说,斯里兰卡需要一个纠正性的经济方案,以使经济走上稳定的道路,“我们必须吃点苦头”。

斯里兰卡政府欲重新平衡与中、印的关系?

除了自救,斯里兰卡也在积极争取外援。据该国媒体1月1日报道,斯里兰卡最近从中国获得了15亿美元的贷款,从卡塔尔获得了5亿美元的贷款。印度在提供9亿美元贷款后,又追加5亿美元。除此之外,政府高层也在为是否应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帮助展开讨论。

2022年1月9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科伦坡同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会面

1月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斯里兰卡期间,同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总理马欣达共同出席中斯建交65周年暨《米胶协定》签署70周年庆祝活动的启动仪式。

同一日,戈塔巴雅的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总统希望中国重组债务,帮助斯里兰卡度过危机。声明说,戈塔巴雅还要求中国为斯里兰卡对华出口提供“优惠条件”,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戈塔巴雅也提议开放让中国游客入境斯里兰卡,条件是他们必须遵守严格的防疫限制,包括只住在预先批准的酒店和只参观某些旅游景点等。

中国是斯里兰卡第四大债权国,仅次于国际金融市场、亚洲开发银行和日本。斯里兰卡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十年间,中国向斯里兰卡提供了超过50亿美元的贷款,用于建设公路、港口、机场和燃煤发电厂。

2018年1月2日,一名中国建筑工人站在科伦坡港口项目的土地上

就在王毅访斯当天,印度驻斯里兰卡的外交官启动了从科伦坡附近到印度北部的火车服务。1月13日,驻斯里兰卡的印度高级官员还表示,印度储备银行 (RBI) 在一周内向斯里兰卡提供了超过9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月6日,斯里兰卡还与印度石油公司当地子公司签署了一项租用75个油箱的协议。

有分析认为,斯里兰卡正在重新平衡与中国和印度的关系。此前,斯里兰卡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引起其邻国印度的不安。印度与一些西方国家一直指责中国在债务风险较大的国家建设“大而无用”的项目,认为中国利用所谓“债务陷阱”,进一步加强对斯里兰卡的政治控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月10日回应称,所谓中斯合作项目造价昂贵、收益不佳的说法完全不属实。中斯合作是互利共赢的,受到斯各界欢迎。中斯建交以来,两国始终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中方一直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斯里兰卡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帮助,未来也将继续这么做。

云南财经大学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教授李艳芳也反驳道:“中国也是斯里兰卡等国债务危机现实或潜在的受害者。不论项目本身是否具有实用价值,其主导方都是斯里兰卡政府而非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媒体】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留言 0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